好看的都市言情 華娛1997-489 亞洲演唱會和雅俗之爭推薦

Home / 都市小說 / 好看的都市言情 華娛1997-489 亞洲演唱會和雅俗之爭推薦

華娛1997
小說推薦華娛1997华娱1997
2007年2月初
早上起来,曹轩猛然有些失神,距离那个让自己人生翻天覆地的日子,已经整整十年了。
曹轩突然很想去新吴影视城那个小宿舍看一看,但想想也就算了,十年过去,恐怕宿舍没拆也不成样子了。
带着对过去的感怀,曹轩早饭没在家吃,叫上张崇找了个早餐店,要了份萝卜馅包子配小米粥。
不过与他当年吃的菜多肉少的包子不同,人家餐馆的包子油水很足,当年跟着曹轩一起啃包子的张崇直呼没内味儿。
曹轩恍惚间真觉得历史是个圈,十年过去,与他一起吃包子的还是张崇,当年王非刚生了个大女儿,现在刚生了小女儿,国足也一样没有打进世界杯。
唯一不同的是哥俩吃包子不用抢了……
曹轩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年纪大了,总是有时候容易怀念过去。
张崇就没这个烦恼,在他看来,曹轩就是好日子过多了闲的。
身家百亿、两个媳妇、全球闻名,日子过得勃勃生机,万物竞发,老是琢磨当年啃馒头、吃咸菜、钻地下室的日子干啥。
不过曹轩乐意想,他就陪着聊,还提起了当初那个长相类人,给曹轩提供了西门庆角色空缺的重要情报的孙江。
曹轩和他没啥交情,之后也基本没有联系,反倒是张崇和他是同乡,偶尔也聚聚,听说如今在老家开了个小超市,儿子都好几岁了。
张崇提到这个就羡慕,孙江儿子都快上学了,曹轩这边西宫娘娘也怀了孕,只有他结婚好几年了,迟迟不见动静。
其实相比于曹轩,张崇还是挺长情的。
他的老婆,就是当初当群演时就认识的女友,曹轩攻略西宫时,这位还被迫出过“车祸”。
张崇这些年跟着曹轩,是曹老板身边资历最老的人,地位超然,东西二宫都卖他个面子。
不过张崇懂分寸,一心一意给曹轩当助理,公司和外面的事不理会。
曹轩也不亏待他,每年的薪资加上奖金零零散散加起来七位数,结婚时还送了两套房子+一辆车,房子京城一套、老家一套,车是价值百万的顶配宝马。
这还只是表面上的收入,他跟在曹轩身边,哪怕就是偶尔听两耳朵,囤两套京城的房子,买点企鹅的股票,身家也是嗖嗖起飞。
所以,别看张崇是个助理,天天给曹轩提包拿水,但实际上也是身家千万的土豪,堪称助理界的天花板。
这个身家和收入,绝对是钻石王老五,不夸张的说,曾经打过交道的几个女艺人都想和张崇谈恋爱。
这年头的明星收入有限,还真没有几个能比得上张崇,更别说还有曹轩这一层,妥妥的抱大腿。
面对诱惑,张崇期间也犯过错误,甚至一度与女友分手,但出于各种原因吧,终究还是选择了这个微末时就跟着自己的女人。
说实话,有点渣,但曹轩也没脸说人家,而且人家两口子的事他也管不着。
婚礼当天,曹轩亲自到场,不但送上重礼,还难得来了一回老本行,献唱祝贺,给足了张崇夫妻俩面子。
不过张崇夫妻一直没怀上孩子,去医院也检查也正常,一直是张崇的心病,提起来就唉声叹气。
曹轩也不好劝,毕竟这事他也没法帮忙。
不过实在不行,可以联系联系韩国长公主,她的手段都有点黑科技,搞不好有办法………
吃完了饭,曹轩陪着认出他来的老板一家合了影,然后前往繁星大厦。
距离姥姥去世已经将近两个月了,父母已经恢复了情绪,西宫娘娘也越来越安稳,曹轩也可以把精力重心放到工作上了。
其实在此之前,曹轩也不是完全宅在家里。
春晚那边跑彩排,而且抽空也录了一下华语新专辑,不出意外,暑假就会上线,此外,演唱会的顺序也大致排了出来。
目前来说,大致三个阶段。
2月下旬是第一阶段,主要是亚洲,国内包括香江、台省在内,总计12个城市,然后是亚洲日本、韩国、新加坡乃至中东等地,为期大概是一个月。
年中,也就是6月~9月期间,是第二阶段演唱会,具体定在哪个月,现在还不好说,要结合《三国·赤壁》的拍摄计划。
这阶段主要是澳洲、欧洲和非洲,为期大概也是一个月左右。
第三阶段是美洲,也就是南美和北美,时间应该是年尾11月或12月,同样为期一个月。
当然了,这个计划只是大概,除了亚洲这边基本敲定,后面两个阶段还只是一个设想,而且具体实施起来可能也有些出入。
但不管怎么说,演唱会这事曹轩是不会鸽了。
而且一口气就是三个多月,累积近百场,绝对能让不少歌迷狠狠过一回瘾。
国内外无数歌迷泪如泉涌,奔走疾呼,总算是有盼头了………
曹轩对这次巡回演唱会还是很重视的,他的档期本来就紧,再加上未来孩子出生,父母老耐,即便有空闲时间他也会拿来陪伴家人。
还是那句话,别的歌手开演唱会是赚钱,对曹轩而言,开演唱会真的是回馈歌迷。
未来曹轩或许还会开演唱会,但估计都是小规模或者是几个重点城市,很难像这次一口气拿出来几个月时间遍布全球的大规模巡演。
在曹轩心里,如果日后他再弄这么一次大规模的演唱会,基本上就是他离开歌坛前的最后告别了。
所以曹轩态度很认真,不求弄成经典,但至少让歌迷满意而归。
国内十二个城市,人数根据城市场所不等。
曹轩没有向上次演唱会那样,刻意的去追求人数,如今的他已经不需要这些去来证明他人气地位,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京城的演唱会就放在工体,抛开舞台所占的面子,只留出了6万张票。
其实曹轩很想在鸟巢开一场演唱会的,但可惜太早,京城奥运会开完他可以申请,京城奥运会没开,他没那个脸抢在前面。
不过也无所谓了,京城奥运会开幕式当天已经确定曹轩演唱主题曲,他照样是第一个在鸟巢开“演唱会”的歌手。
京城6万,魔都还是那个八万人体育场,可以容纳8万,也是这次曹轩巡回演唱会国内人数最多的一场。
至于其他的城市人数就相对少一些,基本上3~5万人的场子,最少的是香江红馆,大概是1.2万人左右。
十二个城市累积相加,差不多是50万张票,看起来很多,但实际上很少。
曹轩的歌迷在过么事数以亿计或许有些夸张,但几千万绝对有了,而且就算不是他的歌迷,寻常路人有条件情况下,也很愿意听他一场演唱会。
所以这50万张票分润下来,也就勉勉强强塞个牙缝。
2月2日正式售票,京城的演唱会票最先发出,线上3万张票,不到两个小时售罄,线下也一天不到直接抢光。
其他城市也是一片狼藉,最惨的是香江,本来票就少,而且是十二个城市最后一个售票的,不知多少人摩拳擦掌。
线上8000张票,只用了两分钟就卖光,而且这两分钟有多少是信息延时,只有网站自己知道了。
最可怜的是这8000张票,香江本地人抢到的寥寥无几,要不是线下还有几千张,恐怕曹轩在香江说粤语都没人搭茬。
当然了,也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本去香江看演唱会,后面香江歌迷还是回购一些,不过这价格就比较离谱了。
原价几百港币一张的门票,在黑市上被炒到了几千,好一点位置的上万都不止。
这么说吧,黄牛比曹轩歌迷更关注这场演唱会,早早就做好了各种预案。
哪怕曹轩是动用各种方法打击黄牛,甚至找了程序员高手出马,严禁在网上刷票,线下更是实名限购,但是估摸着还是有不少人趁机捞了一笔。
至于亚洲方面,曹轩就更插不了手了,基本上都是华纳或者是当地承办方负责,黄牛泛滥与否,全看能力。
其中新加坡一场,马来西亚一场,泰国一场,日本三场,韩国两场,迪拜一场,卡塔尔一场。
其中日本三场都在东京,韩国三场都在首尔,没办法他们首都最繁华,其他城市根本没办法比较。
至于后面的中东两个国家,其实说来有趣,原定计划,曹轩的亚洲演唱会都在东亚地区,没想着去中东开。
但是迪拜的土豪得知曹轩要在亚洲开演唱会,出钱邀请曹轩去迪拜开演唱会。
没错,别的演唱会都是曹轩和当地商量举办,收益来自于歌迷买票以及广告等其他收益,当地并不会给曹轩钱。
唯独迪拜不同,出价200万美金,免费提供场馆,邀请曹轩来迪拜开演唱会。
也不难理解,迪拜拼了命的刷存在感,如果有机会蹭一波曹轩的热度,几百万美金不算什么,而且也能提高自身逼格。
毕竟一个世界巨星在某个城市办演唱会,是会给该城市争光添彩的。
那些国际大都市或许不在乎,迪拜这种正在崛起的旅游城市还是挺在意的。
面对迪拜的邀请,曹轩没有贸然答应。
200万美金虽然不少,但还不至于让他见钱眼开,他这次是开演唱会,不是私人邀请表演。
不过据迪拜那边所说,曹轩在中东还是挺有影响力的,这里别看是阿拉伯区域,但被欧美文化侵扰的很深,所以曹轩在这里还是有一定歌迷的。
而且迪拜是旅游城市,里面很多游客都来至欧美国家,其中不少是曹轩的歌迷,很愿意在旅游途中参加自己喜欢的歌手演唱会。
得知有大量歌迷在,曹轩也没矫情,反正就是加一场表演,不过这有点给迪拜打广告的嫌疑,200万美金不够。
这时候就看出人家石油土豪的大气来了。
一听说曹轩愿意来,但是钱不够,直接又加了200万美元,而且场馆、食宿什么之类全包了,门票广告等收入全部是曹轩的,他们一分钱不要。
曹老板觉得自己也是场面人了,向来都是他反尔赛人家,这回真的人家给上了一课。
所以论暴发户,还得是这帮倒腾石油的………
更让曹轩意想不到的是,他和迪拜的合作刚刚谈完,卡塔尔就找上门了,同等的条件让曹轩也去卡塔尔开一场演唱会。
天地良心,曹老板不是财迷心窍的主儿,但谁也经不住石油土豪这么拿着美金砸。
关键要是专门去中东开两场演唱会也就罢了,顺手捎带脚加开那么两场,不赚这个钱,实在说不过去。
虽然开演唱会是回馈歌迷,但曹轩觉得自己顺手捞两笔外快,大家也是可以理解的。
老曹家马上添丁进口,孩子奶粉、衣服、尿布不都得花钱,西宫娘娘短时间不能工作,家里生活压力大啊。
于是,曹天王真香了!
而且他还等了沙特阿拉伯好几天,希望他们也不甘寂寞,可惜左等右等,最后人家也没来,曹轩只能遗憾的把亚洲演唱会的场次定为二十二场。
现在国内的票基本上卖完了,亚洲的票还没开始。
那收益就不用说了,别说迪拜和卡塔尔的800万美金,就是光靠广告和其他版权收入演唱会就直接回本。
连繁星内部都琢磨要不要多开几次演唱会,收入极为可观啊。
曹轩直接把他们叫醒,这次赚得多,是因为碰上两个人傻钱多的土豪。
正常逻辑来说,抛开各项支出和分成,这次亚洲演唱会曹轩也就赚个几千万,撑死了上亿。
镇国主宰
看着不少,但曹轩用这个时间和投入精力,做什么项目也不止这个钱了。
更关键是累啊。
这可都是当着几万观众的大型演唱会,表演不能马虎,身心投入,势必比平时更容易疲乏。
一个月二十二场演唱会,曹轩想想都有点发虚,偶尔来一回也就罢了,真当常态,他怕是自己见不到儿子长大那天。
他听说张天王当初一年开了一百多场演唱会,平均不到三天一次,真不知道是怎么撑下来的。
繁星大厦,老板办公室
曹轩看着手里一大串演唱会节目单,叫来蒋月:“公司歌手全部算上,到时都去我的演唱会上当嘉宾,你给分配一下。”
蒋月很惊喜,曹轩的演唱会嘉宾还是很抢手的,许多知名歌手都瞄着,哪怕是公司歌手,她也不敢奢想全部能上。
曹轩却很淡定,肥水不流外人田,反正自己演唱会多,人数摊得开。
“那几个英语水平好的,平时也多练一练。”
“您的意思是……”
蒋月越来越惊喜了,难不成老板要带大家反攻欧美乐坛,再捧出几位国际巨星。
不过很显然她想多了,曹轩没她那么心大,真当国际明星是大白菜,随便批发。
“不管怎么着,让他们多刷刷脸没坏处。”
而且,曹轩在欧美乐坛虽然有不少朋友,但也不是谁都能叫来的,而且人数也不一定够,还不如让自家歌手艺人顶上去,多少是个机会。
搞定了演唱会嘉宾,曹轩又询问道:“春晚那边怎么样了?”
现在繁星艺人手下歌手很多,不少人都想冲击春晚。
换做平时,曹轩可能还帮帮忙,今年之前因为姥姥的事,他实在没心情过问,不过彩排期间还是看到了繁星艺人的身影,所以有此一问。
作为艺人经纪部负责人,歌手上春晚这事还是挺重要的,蒋月也一直关注。
“姚蓓娜和火风等几个歌手合唱《老婆老公我爱你》,顾淼淼和张少涵、容祖儿一个单元,独唱《童话镇》,薛志谦和戚维唱您那首《今天你要嫁给我》。
对了,还有《明日之星》的冠军李玉钢,也被邀请上春晚,唱您给写的那首《清明上河图》。”
蒋月说的这段话,信息量还是很大的。
姚蓓娜正统出身,虽然签约了繁星,但仍然根正苗红,稍一运作就能挤进春晚。
顾淼淼人气越来越高,坐稳内地小天后的位置,和她同比的张少涵、容祖儿,都是台省、香江目前最出位的女歌手。
春晚把他们三个人放在一起,一定程度上有点承认顾淼淼地位的意思。
薛志谦去年凭借《认真的雪》走红,戚维因为《明日之星》和《画心》也火了一把,特别是《画心》借着《画皮》的热度,火爆冲度可以冲一冲2006年度前十。
两个人正当红,被春晚邀请也很正常,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要唱曹轩那首《今天你要嫁给我》。
难不成是因为原石空陶哲和蔡衣林在春晚唱了这首,所以被历史修正了?
曹轩有些疑惑,但也没有放在心上,李玉钢不是公司艺人,他不关注,反倒是另一件事有些不解。
“我记得彩排的时候看见刀狼和凤凰传奇了,被刷下来了?”
蒋月点点头,脸上带着些许不愤:“都是那群吃饱了撑的,搞什么雅俗之争,把凤凰传奇和刀狼全连累了。”
刀狼在2006年发了两张新专辑,里面包括《披着羊皮的狼》《爱是你我》《西海情歌》等传唱极广的歌曲,狂卖了上百万。
而凤凰传奇也在2006下半年推出了新专辑,里面的歌曲包含《自由飞翔》《等爱的玫瑰》等歌曲,刷爆彩铃下载量。
他们的曝光量和人气可能比不上顾淼淼等人,但是实打实的成绩,除了顾淼淼,像薛志谦、章杰、张靓莹等人都排在后面。
按照歌曲传唱度和影响力,刀狼和凤凰传奇完全有希望上春晚,可惜他们身上争议太大。
所谓的争议,其实是今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部分音乐人、乐评人和所谓的专业歌迷针对网络歌曲的批评,进而扩展到口水歌行列,以彩铃歌曲为代表。
那些人评价这些歌曲歌词烂俗,毫无营养,根本谈不上音乐,存在就是侮辱流行乐坛,是在开倒车。
而凤凰传奇和刀狼的作品风格正好撞上这帮人的枪口,被视为典型,疯狂输出。
当然,凤凰传奇和刀狼也不是没有支持者,相反支持他们的网友比比皆是。
业内的很多音乐人虽然出于各种目的没有开口,曹轩则直接护短,表示音乐不应该有雅俗之分,俗不俗不是部分人可以决定的。
因为这事,他还结了一个小仇。
当时,乐坛的雅俗之分,连带着曲艺界也跟着凑热闹,某个小黑胖子成了典型,被疯狂反三俗。
打压小黑胖子的正是曲艺界的龙头大佬,而同样作为流行乐坛龙头大佬的曹轩却选择护短,站在了多数人这一边。
虽然很多人认为曹轩是看在刀狼他们是繁星旗下才出手,但两相比较,谁格局更高,更有气度就显现出来了。
而且他那边反三俗,曹轩这边说俗不俗不是部分人可以决定的。
虽然两方说的不是一件事,性质也不太一样,但放在一起那是啪啪打脸。
不过曹轩也不在乎这些,就没想到,但没想到,刀狼等人还是受到了波及,春晚导演组为了稳妥,还是把他们刷了下来。
曹轩眉头紧锁,他对这些人其实没啥好感,旁的不行,就知道逼逼。
早些年,曹轩也受过不少批评,只不过他的“风格”多变,有口水歌,也有精品深度歌曲,帽子扣不到他头上,而且当时也没有形成太大的风潮。
现在网络和彩铃歌曲兴起,有一说一,歌词确实直白浅显了些,但是除了部分擦边球,许多歌曲和低俗毫无关系,凡事不能一棒子全打死。
其实哪怕是曹轩也认可那些人的部分观点,但是讨厌他们高高在上,动辄扣帽子和一刀切的态度。
他们不喜欢,不代表其他人不喜欢。
社会下沉市场几亿人也同样是歌迷,这些人不爱说话,但不代表不存在。
曹轩摸了摸下巴:“可惜了,春晚歌曲已经定了,不然非得唱首歌回应他们一下。”
leyuan
不过,春晚不能唱,不代表其他地方不能唱,就当是给暑假的新专辑打榜了………
ps:抱歉,有点事耽搁,补更明天早上8点准时发
大荒辟邪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