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小說 渡靈法醫 愛下-第二百一十一章 麒麟踏鬼圖紋看書

Home / 懸疑小說 / 妙趣橫生小說 渡靈法醫 愛下-第二百一十一章 麒麟踏鬼圖紋看書

渡靈法醫
小說推薦渡靈法醫渡灵法医
“刚才你……你说什么?咱们现在一样——是什么意思啊?”
“根据当年的协议,只有你拥有了阴司的身份,阴司才有权保护你,同时根据当年的协议内容,妖界和魔界也不能伤害你。”
我摆摆手,又问了一遍:“我是想问‘咱们一样’具体什么意思啊?”
“你在阳间是活生生的人,到了阴间也是直挺挺的鬼!”
极地风刃 小说
“啊!我……我能到阴间?”
秦蓓蓓很严肃很认真地点点头:“你还不明白阴婿这身份在阴司的地位——仅凭这一身份,以后你不但可以自由出入阴曹地府,而且不用再遵守生老病死的人间规则。”
这让我更惊讶,甚至觉得实在不可思议:“你是说我以后死不了,也不会再生病了?”
MEME娘
忽然感觉幸福来的太突然,本能地反手握住了秦蓓蓓的手:“你……你怎么证明自己在阳间是活生生的人呢?”
秦蓓蓓显然有些懵,愣了一下:“什么怎么证明?这还需要证明嘛!”
“肯定需要啊!”
“那你说我怎么证明?”
“我得亲手摸摸你有没有心跳!”可能是婚房摇曳着烛光营造的氛围再次勾起了我作为男人的本性。
“可以啊! ”
“那行!”说罢伸手便想摸向秦蓓蓓的胸口。
没想到她就这么看着我,没有丝毫要躲闪是意思,反而弄得我有些不好意思,手僵在了秦蓓蓓的胸口前,是进一步行动不是,缩回来也不是。
“怎么了?”秦蓓蓓看到我的手摁了“暂停键”,面带疑问地反问我。
傲骄Boss欺上身:强宠99次
“那个……那个你刚才说可以和我像普通人一样过日子,这话是真的?”为了缓解自己的尴尬,我赶紧转移话题。
“当然啦!”
“那好!今晚可是咱们……咱们的洞房花烛夜,是不是应该先把正事办完啊?”
秦蓓蓓眨了眨眼,脸上疑问好像又大了一个号。
“不知道洞房花烛夜应该干啥呀?”我忽然萌生调戏的想法。
秦蓓蓓脸瞬间红到了耳根,也低下了头。
“怎么样?”
“没说不可以,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我着急带疑惑地反问。
秦蓓蓓红着脸朝我吐了吐舌头,轻轻抬头瞟了我一眼,随即指了指门外:“只是现在天马上就亮了,已经不存在你说的‘夜’。”
我瞬间感觉到自己再次掉进了冰窟窿内。
“不行!我……我不管,按照传统习俗,洞房花烛的新婚夫妻要行‘周公之礼’,否则岂不是不讲礼,不懂礼?”
秦蓓蓓红着脸朝我吐了吐舌头,然后猝不及防地抱住了我。
“你……”
“天亮了!咱们还有正事要做——放心吧!欠你的我会加倍还。”说完,秦蓓蓓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此时无声胜有声,一切尽在无言中。
抱住秦蓓蓓,我心里默念了好几遍“我结婚了,这是我媳妇”,一股从未感受到的温暖从内心深处涌了出来,于是我也使劲抱住她,就这么静静地过了好几分钟。
“好了!我带你去见岳父吧!”
说完她的手松开了。
钻石娇妻:首席情难自禁 小说
我也只好松手后笑嘻嘻地看着她。
“去见你爸?”
“嗯!现在应该说咱爸。”
这下轮到我脸红了。
想到此时和秦蓓蓓的关系,婚后也该拜见拜见岳父。
“那赶紧换衣服吧!”秦蓓蓓再次朝我吐了吐舌头,然后转身从一侧柜子中拿出两套西装递给我。
虽然此时俩人是夫妻,但至少目前也仅仅是存在契约上的关系,我不好意思当面对着秦蓓蓓换衣服,便转身走到了床的另一侧,背对着她换好衣服。
等我换好衣服转过身,发现秦蓓蓓也换了一身普通的粉红色休闲装,脚上是白色休闲鞋。
“怎么……怎么去啊!”
根据我的理解,此时天既然已经亮了,岳父秦广王应该已经回到了阴间地府,从阳间到阴间肯定不是打车或者步行这么简单。
秦蓓蓓微微一笑,然后伸出芊芊玉手打了个响指,随即四个带着京剧脸庞面具的小鬼抬着之前我们坐过的那顶大红轿子从墙里走了出来。
“上轿吧!”
俩人上了轿子后,兴奋,震惊,恐惧,期待……我脑中充斥着语言难以形容的复杂情绪。
忽然想起之前下轿时,秦蓓蓓是被姐姐和崔子萱扶着下来的,忙转身拉住秦蓓蓓的手:“还有一件更重要事,你……你无论如何都得告诉我真相啊!”
秦蓓蓓竟然猜到了我要问什么,微微点点头:“姐姐和那个叫崔子萱的都还活着,姐姐的事你已经知道了大概,目前就当是在阴司‘服役’吧!”
“服役?”我想应该和老杨所说的一样,只有这样才能保护姐姐。
“对!崔子萱的情况也差不多,其实早在十六年前她就应该死了,也是我父亲的人救了她,并签署了阴阳协议,这其中的细节十分复杂,等有时间后我会详细说给你。”
超 品
轿子开始颤抖起来,并伴随着外面传来呼呼的风声。
几分钟后一切动静戛然而止。
“到了!”秦蓓蓓拉着我手,同时轿帘子被从外面撩了起来,俩人手牵手下了轿子。
几根直径足有一米粗的石柱出现在了我面前,雕梁画栋,豪华至极,随即我看到眼前是宫殿一样的场所,准确说皇宫中的布局。
大厅的最里侧是一张金黄色的巨大椅子,远远看去,无法判断出是真的黄金材质还是涂了一层金黄色的油漆,椅子后背上雕刻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麒麟,麒麟踩着一个巨大丑陋的人形怪物,我猜应该是个鬼。
麒麟踏鬼?我脑中冒出这么个名称。
据我所知,麒麟是中国古代神话中的一种瑞兽,是由岁星散开而生成,与“龙”、“凤”、“龟”、“貔貅”并称为五大瑞兽。
根据一些典籍中描述,麒麟长着羊头,狼的蹄子,头顶是圆的,身上是彩色的,高大概2米左右。《说文解字·十》记载:麒麟身体像麝鹿,尾巴似龙尾状,还长着龙鳞和一对角。
说中麒麟能为人带来子嗣。
相传孔子将生之夕,有麒麟吐玉书于其家,上写“水精之子孙,衰周而素王”,意谓他有帝王之德而未居其位。民间有“麒麟儿”、“麟儿”的叫法。
南北朝时,对聪颖可爱的男孩,人们常呼为“吾家麒麟”。
民间普遍认为,求拜麒麟可以生育得子。
我怎么也想不到,这样的神兽竟然出现在了阴间阎王爷的椅子上。
大厅两侧各有两排稍小一号的椅子,椅子的后背上也雕刻着老虎、狮子等不同的野兽,个个栩栩如生,而且所有的猛兽脚下都踏着一只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