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驚棠 愛下-第18章 偷聽牆角看書

Home / 其他小說 /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驚棠 愛下-第18章 偷聽牆角看書

驚棠
小說推薦驚棠惊棠
苏惊棠的手颤抖着伸出去,想要掐醒这个儿郎,手伸出去不到三寸距离又收回来,摊开手,小本本和一支笔落在手中。她红着眼眶,舌尖舔了舔笔尖,用写遗书般的坚决感在空白处记下——
妖历九代七千八百三十二年七月二十八日辰时三刻,我面临生死存亡时刻,温寻找借口拒绝保护我,我还不如让他烂在石头缝里!
可能觉得自己想法有点狠,苏惊棠把最后六个字划掉,改成:嫁给窍云。
温寻拉长脖子想看她写的什么,她赶紧合上小本本,回头瞪他。不帮她也就算了,还想偷看她的秘密!
看着她泛红的眼角,温寻觉得她太脆弱了,估摸着是真被吓到了。他烦闷地挠了挠自己后脑勺,“我今晚陪你看看,是不是真有人偷进你房间。”
她倔强自讽:“我是法力超群的宫主大人,也拥有许多法宝,哪需要小弟保护,就算夜间被人刺死也不需要,法宝会帮我收尸。”
“那我走?”温寻大拇指指向房门。
苏惊棠快绷不住了,嘴唇颤抖,眼里闪着水光,眼睛睁大,想要把眼泪憋回去,但憋不回去,只能仰起头。说不定沉睡前自己就是孤军奋战,不能因为醒来后见到的第一个人是温寻,就毫无保留依赖他。没关系,她很厉害,也很坚强。
温寻看不得她这样,烦躁地“啧”了一声,几步过去,抬手挡住她的眼睛,不耐烦的语气也挡不住他的心软,“今晚我帮你守夜行了吧?”
“哼。”带着委屈情绪的苏惊棠哽咽轻哼。
新月如钩,银辉倾泻,风声涌动。
房内一片黑暗,却隐约见有影子晃动,夹杂着窃窃私语的声音。
苏惊棠躺在床上,面对着床外的方向,靠着床边,手牢牢拽着一物,杏眼晶亮盯着屏风。
“宫主大人,这个时间,我们未免靠得有些近了,不如我挪挪位置?”温寻坐在床边,单膝立起,手肘放在膝盖上,后襟被苏惊棠抓着。
“嗯。”苏惊棠应了一声,温寻身子往前挪,但她的手如同抹了浆糊一样死死粘着不松手,好几次让他差点被衣领锁喉。
“你不松手我起不来。”
苏惊棠一本正经:“那人若来,你我联手,定能快速抓到他,若你在外头,很可能还没赶来他就跑了。”
温寻认命地坐在她的绣花鞋上,耐着性子问:“你有这么害怕吗?那人做了什么?”
“不害怕,那人在房里游走了一通,不知要干什么,兴许是想杀我,但见我快醒了,就走了。”
“既然不害怕,那你手稍微松一松,我脖子不太舒服。”温寻扯了扯衣领,不经意露出洁白的胸膛,“他只是游走,没有杀意,或许不是想杀你,你不需要这么紧张。”
葆星 小說
“那天窍云和玉炎说了什么话,晚上就有人来我房间了,除了玉炎还会有谁?是玉炎就得提防,他可是害我沉睡的闻人逊,我不想再陷入沉睡、又变成一个一无所知的小妖怪。”苏惊棠没说,直觉也告诉她那人是玉炎。
温寻耐心解释:“就算玉炎是闻人,他没恢复记忆,不会贸然动手杀你,他连你的身份和你们之间的关系都没弄明白。如果昨晚玉炎真的进了你房间,也不是巧合,那便是他听窍云说了那张纸的事,让他起了疑心,想验证心中所想。”
他们一个听得认真,一个说得认真,没有察觉到窗外有气息靠近。
玉炎隐藏气息站在窗外,正好听到温寻对苏惊棠说:“你平日见到他时,不要轻易暴露身份,以免激得他恢复记忆。”
南州十一郎 小说
“可是……你别忘了,玉炎因他师父被村里人欺辱而狠心屠村,说明他非善类,此时他未恢复记忆,但哪怕只是觉察到一点危险,应该也会杀了我以绝后患吧。”苏惊棠语气已不像起初那般害怕,轻松了些许,但话中仍有担忧。
窗外的玉炎呼吸一窒,后退一小步,眉头紧皱,满心疑惑。
为何苏惊棠会知道自己屠村的事?这件事他从未告诉过任何人。
瞬间的气息泄露让温寻立马察觉,锐利的目光投向窗外。他没有第一时间出声,而是迅速破窗而出,冲向玉炎。
苏惊棠缓了缓才反应过来,起身去穿鞋,鞋子被温寻坐瘪了,她脚穿不进去,弯腰把鞋子边缘拉起来,慌忙穿好鞋子,开门跑出去。
等出去的时候,温寻和玉炎已经过了十几招。温寻像一座门神堵在房门外,手里拿着一根树枝横在胸前,紧盯着玉炎。
“你在房间外做什么?”温寻质问玉炎。
我的细胞监狱 穿黄衣的阿肥
玉炎没有搭理他,而是看向匆匆而来的苏惊棠,语气急促:“你为何知晓我的过去?”
这个问题苏惊棠也不知如何回答,有些苦恼。温寻质疑玉炎,观察着他神色的变化,“你是真失忆还是装失忆?要不是你亲自告诉她的,他怎会知晓?”
玉炎毕竟是只游历了千年的老狐狸,忍住没将心思表露,内心猜测纷纷。
这件事只有他和村里那几个小孩知道,村子离这儿十万八千里,那些小妖离不开村子,旁人也不能轻易进去,苏惊棠不可能知道。哪怕她曾经真的听说过屠村的事,也不会那般肯定是他玉炎做的。
传说玄龟有知天命的能力,天灵公主又是妖界唯一一只玄龟。苏惊棠从天灵公主沉睡之地而来、禺山的结界已经破开、温寻方才也交代苏惊棠莫要暴露身份……
种种迹象表明,苏惊棠这个身份绝非简单的身份,八成是天灵公主;苏惊棠的能力也非简单的能力,而是能知晓过去。
不过,既然苏惊棠能将他的过往尽数占卜出来,那为何占不出他并非闻人?另外,她为何不直接占出闻人所在?莫不是能力有限,或者这类能力本来就有禁制?
玉炎觉得自己离真相越来越近了,可还是有朦胧的轻纱挡在眼前。只需要再验证一下,哪怕苏惊棠不是天灵公主,只要她的能力可以帮他找父母,他便会牢牢抓住这次机会。
“苏惊棠,我想和你的单独谈谈。”玉炎认真地看着苏惊棠,脸上没有了平日里的无谓和伪装。
温寻挡在苏惊棠面前,坏脾气暴露无遗:“大晚上约姑娘家谈什么话?”
玉炎假笑:“阁下大晚上还待在姑娘房间里,我只是想和姑娘说几句话而已。”
“我身为她的护卫,得知昨日有登徒浪子溜进她房间,今日过来守一守,怎能和某个登徒浪子相提并论。”温寻手中树枝微动,回头和苏惊棠对视一眼。
看出温寻眼里的杀意,知道他想趁机灭了玉炎,苏惊棠有些紧张地咽口水,勉为其难点点头,伸手去袖子里掏法宝。
“哥几个在大晚上不睡觉,在这儿做什么?”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窍云的声音从夜空中飘来。
紧接着,窍云打着哈欠落到院子里,“我明日还要出门办事,你们这些闲人扰人清宁,该打。”跟在窍云后头的,还有几个妖匪。
逆 天仙 尊 2
本来以想趁玉炎心神不宁引他上套,再赶尽杀绝,这下好了,一对二变成二对多了。